• 新闻
  • 产品
 同方全球动态> 同方全球新闻

养老金“十二连涨”、研究长期护理险……两会回应百姓期待

——同方全球人寿吁以市场化服务体系破题中国式养老

【2016年3月8日,上海】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今年开展养老服务业综合试点,养老金拟“十二连涨”、“十三五”期间研究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今年两会,“养老”成为代表委员和公众心中的“高频词汇”,一个重要的命题浮出水面:在多层次养老体系的构建过程中,如何摸索出适合中国国情又高效的养老方式?

同方全球人寿认为,在政府社会保险体系之外,提升居民未雨绸缪的养老意识,以市场化破解养老困局正成为一种共识。而基于“养老+”的各种新型的养老产业模式将快速发展蝶变,助推国内养老体系建设逐步完善、多元化,掘金经济新动能.

养老金“十二连涨”引发养老关注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6年将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根据提交全国人大审查的预算报告,2016年1月1日起,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拟上调6.5%左右。这意味着在2005年到2015年连续11年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基础上,2016年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将实现“十二连涨”。

事实上,“老有所养”已成为我国2.2亿老年人的期待。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升至2.2亿,占比16.1%。老龄化的加剧、社会劳动人口抚养负担的加重、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以及养老金运行压力的加深,无不警示人们:退休养老所带来的压力不容忽视。

同方全球人寿首席团险事业执行官彭勃表示,衡量退休人员生活水平的通行指标是“养老金替代率”(即职工退休时的养老金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水平之比)。国际经验显示,当养老金替代率达到70%左右时,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与在职时大体相当,而低于50%时生活质量则明显下降。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曾公开表示,按照养老金与缴费工资基数的比值计算,2014年我国养老金替代率达到67%。尽管统计口径不同,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替代率近年来一直在上升,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正在逐步提高。

但是养老金“十二连涨”的背后,是退休人口基数增大,中国养老金运行压力加大。中国社科院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未来收支平衡问题比较突出,或将出现巨大缺口。

同方全球人寿首席人力资源及行政官王前进介绍,由同方全球人寿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于2015年12月9日联合发布的《2015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调查结果也显示:中国居民为退休而准备的意识在逐步加强,对与养老相关的政策日益关注,对未来养老生活方式的期待及选择意识不断提升、需求也逐步广泛。但我国居民未来养老仍面临着多项挑战。2015我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为6.51,与美国并列居全球第三。这一指标虽较去年的6.30有所提升,但仍有三分之二以上居民对于退休没有充分准备;居世界名列前茅的重要原因也多在于我国居民偏好储蓄的习惯。

调查表明,目前储蓄、社会养老保险仍是我国居民主要的退休准备方式,居民退休收入结构的多样性有待完善,政府、雇主、个人均需要对退休生活承担责任。报告还称,预计未来个人收入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国居民需提高自身退休规划水平。

《2015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呼吁,政府、雇主、个人均需要对退休生活承担责任。

“我国居民仍需提高自身退休规划水平,目前居民主要的退休准备方式仍是银行储蓄和参加社会养老保险两种,居民退休收入结构的多样性有待完善,兼顾收益和安全性。同时,居民应更加充分地认识到自身的养老责任;建立完善综合的养老准备计划。”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陈秉正教授表示。另外,鉴于存在突发情况的可能,居民还应准备一定的应对方案,例如不动产、保险等。“而政府应该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同时,继续坚持完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体系建设,逐步缩小由‘双轨制’等制度因素带来的企事业单位、城乡间的过大差距;通过经济手段激励企业、居民做好退休准备。”

长期护理险研究需结合国情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到要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对此,7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关于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体系的探索会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目前为止还没有考虑增加长期护理险,“十三五”期间将研究怎么做。

金维刚在上述“2015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发布会暨中国养老生态圈发展论坛”上表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中首次提出。“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讲,单靠商业保险肯定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必须探索建立具有社会保险性质的长期护理保险。”他透露,我国正在研究有关长期护理保险的改革方案。

根据《2015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剧,长期护理保险未来存在较大发展空间,超过一半居民意识到日后接受长期护理的需求,70%居民愿意付出每年收入的0.5%-1.5%以购买长期护理产品。

彭勃说,长期护理险在国内已经成为一种刚性需求。但我国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护理险。“现在所谓的长期护理险停留在保险公司每个月只负责提供一笔经费,客户仍需自己选择护理机构。而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护理险是当客户需要长期护理时,提出需要什么等级的护理,保险公司就可提供相应的护理。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对此,金维刚建议我国建立长期护理保险时要适应国情,采取“两步走”。第一步是依托现有医疗保险,将护理保险纳入支付范围,同步增加附加险性质的医疗保险。此外,建立具有社会保险性质的长期护理保险,发展专业的老年护理机构,使得长期护理保险事业迅速发展。

事实上,在政府社会保险体系之外,提升居民未雨绸缪的养老意识,以市场化破解养老困局成为共识。“这就与我国的养老三支柱息息相关。”彭勃介绍,养老第一支柱是政府主导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第二支柱是企业补充养老保险,以企业年金为主;第三支柱是商业养老保险,多以个人储蓄型商业人寿保险为主。

在2015年12月9日由同方全球人寿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举行的“2015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发布会暨中国养老生态圈发展论坛”上,保险会人身保险监管部养老保险处副处长孙湜溪表示,国内商业养老保险虽然取得较大发展,但由于缺少税收政策扶持等原因,与欧美等国家相比差距较大,在整个养老保障体系中的占比也过低。“总体而言,我国个人商业养老保险发展仍然很不充分,第三支柱的支撑作用还远未显现。”她举例,从2015年10月份的数据来看,我国寿险公司总资产9.4万亿元,占GDP比重是15%。对比2014年底美国的数据,美国仅第三支柱个人退休帐户的总资产就达到1.74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42.5%,覆盖全美40%以上的家庭。

王前进也指出,如今,全民保障意识逐步提升,保险业发展上升为国家意志,只有发展多元化、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满足日益提升的养老新需求。“今年同方全球人寿将继续以‘四项必胜战役’——全数字平台、高忠诚客户、专家型员工以及多元化渠道,打响养老攻坚战。”